梁子俊 百科知识 四月八是什么节日(湖南传统喜庆苗家情人节传说)

四月八是什么节日(湖南传统喜庆苗家情人节传说)

“四月八”是苗族的传统情人节日。每年逢阴历四月初八这天,平坝一带的苗族就迎来了自己盛大、喜庆的节日——“四月八”。这一天,苗族每户人家都要杀鸡宰鸭磨豆腐打糍粑,拿出窖藏的美酒,孩子们穿上新衣服,好好庆贺一天。所有人都要放下农活来过节日,连牛都不让下田耕作,休息一天,喂牛吃糯米饭、黄豆面、嫩青草。这一天,苗家人要吃八顿饭,喝八顿酒,孩子们还要带糯米饭、腊肉、红蛋等香美的食品到寨外的桥边、坡上去吃,人们要和和睦睦欢欢喜喜,不许哪户人家争吵打骂,不许孩子们吵闹哭啼,平时不和的人,这一天要在一起吃饭、喝酒,言归于好。“四月八”,是苗家人盼望的节日。

喜迎“四月八”

关于“四月八”,苗族有一个传说。

很早很早以前,贵阳叫黑洋大箐,苗家称“格洛格桑”,是一片美丽肥沃的土地。苗族祖先觉洛央鲁带着苗家人来到这里,发现这里土肥水美,是种庄稼过日子的好地方,就在这里定居下来。

觉洛央鲁带领大家砌墙建寨,开荒种地,风调雨顺,庄稼长得好,年年丰收,人们生儿育女,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。

觉洛央鲁腰圆膀粗,力大无比,为人耿直勤劳,是苗族人头领。那时人烟稀少,森林众多,野物常来糟蹋庄稼。一天晚上,觉洛央鲁带着弓箭去守庄稼,半夜时候,有个又黑又大的东西慢梭慢梭地爬到地里,偷吃庄稼。觉洛央鲁朝那东西射了一箭,把那东西射死了。第二天一看,是条母猪龙。觉洛央鲁叫儿孙们抬回去,剥了龙皮,剖开龙肚,掏出一颗红红的龙心。觉洛央鲁说不出的欢喜,他曾听老辈人讲:母猪龙心是个宝,放在水里,天就会下雨,河就会长大水,河水朝天,一片汪洋,却唯独龙心所在的寨子淹不着,会漂浮在水中央;若把龙心从水中取出,又天开云散,洪水退尽,寨人安然无恙。觉洛央鲁把龙心收好,割下龙肉煮给儿孙们吃。

苗家人在格洛格桑日子越过越好,觉洛央鲁带领儿孙们在一个叫嘉坝的地方开了个跳花场,让后生、姑娘们穿上盛装,带着芦笙箫筒到花场上跳舞唱歌,庆丰收,找情伴。

有一年,觉洛央鲁让他的妻子用谷穗编成蓑衣披在身上,拿米穗串成斗笠戴在头上,到河都雾地方去串寨。河都雾的人看见了,个个“啧啧啧”地夸赞,说格洛格桑真是个肥沃的好地方。有个老者问觉洛央鲁:“觉洛央鲁呀,你披谷吊戴小米串,你的地方很发财吧?” 觉洛央鲁回答说:“我格洛格桑地方,猫喝白米汤,狗吃白米饭,人们的日子赛蜜糖。”这句话传进了河都雾头人胡丈郎的耳朵里,他很眼红,暗自到格洛格桑来看,果然是田坝宽广,土地肥沃,庄稼茂盛,家家富足。胡丈郎越看越眼红,一心想抢占格洛格桑,就回去带起人马,扛着梭标弓箭来攻打格洛格桑。

觉洛央鲁得到消息,急忙把龙心丢在水缸里,立刻天空乌云密布,下起瓢泼大雨,地上涨起大水,将山山岭岭都淹没了,唯独觉洛央鲁的寨子漂浮在水面上。胡丈郎的兵马全淹没了,胡丈郎骑的是一匹骏马,跑得快,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回去。

胡丈郎不死心,一心想霸占格洛格桑,后来他打听到觉洛央鲁有一颗龙心,一旦受到敌人攻打,将龙心放在水里,就会天下雨地涨水,大水将地面淹没,寨子却飘浮在水面丝毫无损。胡丈郎装扮成一个货郎客,挑着花针花钱和苗族人喜欢的各种物品,摇着货郎鼓到格洛格桑做生意,要看看龙心宝贝是真是假。

胡丈郎来到觉洛央鲁家门口,正巧觉洛央鲁和他的妻子走亲戚去了,要几天后才回来,只有他的两个女儿依娜和依娥在家,胡丈郎将货郎鼓摇得咚咚响,大声叫卖花针花钱,依娜和依娥听到了,出来买花针花钱。她们挑选一大把,胡丈郎笑嘻嘻地说:“这些花针花钱送给你们,只要能看看一眼你家的龙心宝贝就心满意足了。”姐姐依娜还在犹豫,年幼的妹妹依娥跑回家去拿来了龙心宝贝。姐姐对不懂事的妹妹说:“妹啊,爹爹出门时交待叫我们看好家,说龙心不能给任何人看,你怎么这样不懂事把宝贝拿出来了?” 胡丈郎说:“我是好人呢!看一看你们家的龙心没有什么关系的。”急忙拿过龙心左看右看,那龙心红红的圆圆的,象一颗猪心,果然是个宝贝。胡丈郎暗暗高兴,还了龙心,生意不做了,挑着货郎担走了。

第二天,胡丈郎找了一颗猪心藏在袖子里,还装扮成货郎客,挑着花针花钱来到格洛格桑。他就在觉洛央鲁家门口摇响货郎鼓,年幼的依娥就跑出来了。这胡丈郎带的花针花钱更好看,他挑了一大堆送给依娥,他笑嘻嘻地从衣袖里拿出猪心,对依娥说:“小姑娘,你看看我的这颗龙心像不像你家那颗龙心?去拿你家里的龙心宝贝来跟我比一比,看谁的更漂亮。”依娥欢欢喜喜地回家拿来龙心宝贝,胡丈郎接过去拿在手上看,看看左手的猪心,又看看右手的龙心,又将龙心换到左手,猪心换到右手。这样换来换去,看来看去,依娥认不出那颗是自家的龙心了。胡丈郎将猪心交给依娥,自家却将龙心收起来,对依娥说:“你快将龙心放回家去,你姐姐知道了又要骂你了。”说完,挑着货郎担,急急回到河都雾去了。

胡丈郎骗得了龙心,带着人马,扛着梭标,拿着弓箭,又来攻打格洛格桑。觉洛央鲁得到信息,急忙把龙心丢进缸里。等了半天,没有起风,天上也没有乌云,更没有下雨。觉洛央鲁觉得奇怪,取出龙心来看,原来是颗猪心,已经变黑发臭了!问了依娜和依娥,才晓得胡丈郎骗走了龙心。觉洛央鲁见势头不对,匆匆忙忙把儿孙们团拢来,抵挡胡丈郎。双方打了三天三夜,打得天昏地暗。胡丈郎因为有准备,他的人马越打越多。觉洛央鲁看看抵挡不住了,就叫儿孙们带着所有的男女老小,退出格洛格桑,向西南的大山密林里走,他在后面挡住胡丈郎的兵马。又打了一天一夜,觉洛央鲁估计儿孙们散完了,自己才边打边走。走出格洛格桑,他筋疲力尽,中了一箭,滚下马来死了,这一天正是四月初八。

苗家人逃到西南的清平坡,看看胡丈郎的人马没有追来,他们的觉洛央鲁也没有赶来,晓得他已不在人世,就在清平坡住了下来,开田种地,建立家园。

过了九年,苗家又出了个能干的后生,名叫祖德龙。他个头大,力气过人,两条牯牛顶架,他可以拉着它们的犄角,把它们分开。祖德龙还学了一身好武艺。就在这些年头,侵占格洛格桑的胡丈郎,得寸进尺,经常差人到苗家寨来催索粮款,把苗家搅得鸡犬不宁。祖德龙心里气愤,他自言自语说:“你胡丈郎侵占我格洛格桑的地盘还不甘心,又经常差人来糟蹋苗家,搜刮苗家的钱粮,实在太可恶了!”一天,祖德龙和众人、寨老商量说:“我们去把侵占格洛格桑的那窝猪崽子杀光算了,免得他们经常来祸害我们!”大家听了,都很赞成,就连更赶夜做弓箭,磨梭标。一切准备妥当,祖德龙又和寨老商量收复格洛格桑的办法。当时商定:苗家人分成两队人马,祖德龙带一队人马攻打北门,由另一名叫旁各劳的寨老带一队人马攻打南门,约定两队人马打到格洛格桑正中的坝子会合。四月初七这天半夜,两路人马悄悄出寨子了。祖德龙打得很猛,天亮时就攻破了北门,几下就杀到了格洛格桑正中的坝子上,杀死了侵占格洛格桑的很多祖德龙的兵马。冲到南门,一看,旁各劳正坐在一家酒店里,喝得醉稀稀的,却让胡丈郎逃脱了。祖德龙很生气,正想说旁各劳几句,这时,胡丈郎晓得旁各劳喝醉了,又重整人马,杀了个回马枪。祖德龙遭到突然袭击,抵挡不住,背着旁各劳,带领大家边打边退,旁各劳就被乱箭射死了,苗家人也死了很多。看看势头不对,祖德龙放下旁各劳的尸体,叫后生们抬着撤出格洛格桑,自己在后面掩护。等后生们撤回以后,祖德龙才边打边撤。当他快打出格洛格桑时,连中三箭,他咬紧牙,拉满弓,射了最后一箭,射中了胡丈郎的左眼。因为祖德龙负伤力弱,没有射死胡丈郎,自己就战死在那里。那天,也正是四月初八。

祖德龙死后,没有倒地,瞪着两只大眼,威武地站在大路正中,正像一尊菩萨。胡丈郎中了一箭,赶忙退出南门。当他晓得祖德龙中箭死了,才带着人马慢慢逼近格洛格桑。他们看到祖德龙那威武的神态,没有一个敢挨拢过去,只是远远地放箭。放了三天三夜,箭矢钉满了祖德龙的臂膀和胸膛。他还是挺立不动。祖德龙一直站了三年,后来蚂蚁蛀空了他的身躯,他才倒卧在地上。

祖德龙倒卧以后,胡丈郎不敢用棺材埋他,怕棺材腐烂后他翻身站起来报仇。想来想去,叫人铸了九口大铁锅,一口压一口,将祖德龙罩住,就地葬了。

从此以后,年长日久,苗家想念故乡格洛格桑,想念祖先觉洛央鲁和大英雄祖德龙,每逢四月初八,后生、姑娘们就穿着盛装,背着芦笙,带着糯米饭、酒肉和其他香美的食品,邀邀约约,成群结队,来到埋葬两位英雄的地方,唱歌跳舞,以示景仰和凭吊。久而久之,四月八就成了苗族盛大的节日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梁子俊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zjseo.com/baikezhishi/215768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